【曹柜军事思想】西藏军区老兵:16年哨所生涯 10余次与死神擦肩


发布时间:2020-12-01 23:25:42 阅读量:483 作者:燎段

风 云曹柜军事思想

宗山观察哨战士许国军和张安庆正在执勤曹柜军事思想。 刘有飞摄

登上海拔5300多米的地方,我们仰望什么?

宗山观察哨,海拔5312米,这是一个连越野车都爬不上去的地方。上世纪60年代,上级考虑到运送给养物资的需要,为哨所编配了几十头牦牛,但这些身强力壮的“战友”上哨卡不久,便相继悲壮地倒下。前几年哨所又迎来了越野性能良好的勇士车,夏天这些“勇士”还能在山下慢慢爬行,冬天却基本进入了“休眠期”。惟有我们的战士,一年又一年,用生命挑战大自然。

4月3日,记者与32岁的哨长徐国江通电话时,他正在内地养病。尽管身在医院,却是他和妻子难得的团聚时光。

这位岗巴老兵,进藏那年就登上了宗山观察哨,如今已是第16个年头。由于长期饮用含矿物质较高的水以及缺氧睡眠质量不高等因素,他的头发已所剩无几,牙齿也变得稀稀疏疏。加上强烈的紫外线和呼呼的狂风,把他曾经白晳的脸庞侵蚀得黑里透红,看上去像个小老头。更要命的是,氧气不足血液循环慢,血稠、血脂高诱发的痛风病,疼起来让他咬破嘴唇。

尽管如此,他却总是不服“老”。每次换岗,他都要与连长“据理力争”:“那里情况我熟悉,还是让我去。”让连长无可奈何。

记者曾经跟着徐国江上观察点。眼睛透过望远镜,望着山的那边……一看就是一个小时、两个小时。刚想张嘴,一阵风刮来,顿时满口沙土。徐国江却不为所动,依旧死死地盯着对面。战友们都说,他的眼比“电子眼”还厉害。其实更厉害的,却是他的胆大心细。16年哨所生涯,他10余次与死神擦肩而过,有两次简直可以说是死里逃生。

一次,他带着4名战士冒雪踩着羊肠小道走到一处断崖,隐隐听见“轰隆隆”一声闷响,他猛地一把拉住走在前面的战士,转身向后跑,眨眼间只见一大片碎石从山崖上滚落,其中一块鸡蛋大小的飞石击中了他的后脑勺,致使他当场晕倒。

还有一次,也是巡逻途中,由于连续的雨水冲刷,道路被冲毁。在一个转弯处,走在前面探路的徐国江,一个趔趄滑下山坡。幸亏经验丰富的他反应迅速,第一时间用手中的镐凿进了冰层,挂在了半空。

说起山上的风和土,徐国江的妻子同样感受深刻。2012年8月,她到宗山观察哨探望徐国江。

战士们热烈欢迎这位军嫂,留她在山上吃饭。刚端起碗,一阵狂风吹来,饭里加了层厚厚的砂粒“佐料”。战士们习惯了,闭着眼睛往下咽。她却看着碗泪流满面。

所以,当去年徐国江再次选择上山的时候,妻子劝他:“你不为自己考虑,也要为我和孩子想想呀,万一身体垮了我和孩子咋办?”徐国江回了句:“我选择了西藏、选择了边防,就跟你选择了我一样,选了,就要坚守下去,哪怕一生一世。”

哨所驻地岗巴县,藏语意为“雪山脚下的村庄”。历史上,英帝国主义就曾两次从这里入侵西藏,迫使清政府签订下耻辱的《拉萨条约》。

“只要有我们在,敌人休想染指我半寸领土。”这是新一代西藏军人的誓言,为此,他们咽下无数苦果和痛楚,留下一个个悲壮的故事。

昆木加哨所战士陆永刚,巡逻回来的路上体力透支,躺在战友怀里大张着嘴巴,像是要吸尽空气中的氧分子曹柜军事思想。但氧气太少太少,他的生命之钟定格在了18岁。

某炮兵团副团长刘剑在高原坚守23年后带着一身病回到家乡,不久又把自己18岁的儿子送进西藏。有人问他,你“赚”了一身病还要儿子重蹈覆辙?他笑笑说:“没有西藏,哪来的边关?”

“有两种东西,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就越是历久弥新,这就是军人心中的忠诚和为此献身的先烈。”这句话在我心中藏了很久,直到今天才在这些优秀的西藏军人身上真正读懂。正如边防某团政委李广友所说:“心中没有信仰,你根本无法在这片高原生存下去。”

左图:宗山观察哨战士许国军和张安庆正在执勤。

刘有飞摄

高原军人的精神故乡

曾经无比地向往西藏。那蓝得纯净的天、白得纯净的云,那高洁的雪山、沉默的玛尼堆,似乎天然地适合安放心灵和梦想。

曾经真实地触摸过西藏。从拉萨出发,经过甘巴拉山、羊卓雍措湖,一路向西,由国道变小道再到土路,抵达海拔5374米的甘巴拉雷达站,握紧战士们的手,风雪中只见眼泪在笑容里飞。

然而,对于西藏这片亘古的高原来说,我们都是匆匆过客,唯有西藏的军人在坚守。凹陷的指甲、发紫的嘴唇、稀疏的头发,见证了他们鲜活的青春如何在严酷的自然面前急遽逝去。他们放得下天地,却从未放下过军人的信念、荣誉和责任。他们,就是最可爱的新一代西藏军人。

人是会思想的芦苇。艰苦恶劣的生存环境,让西藏军人在学会做欲望减法的同时,也提纯了内心的信仰,使他们即使在这片亘古的高原,依然可以做“坚强的芦苇”。

梁晓声说过:人应该有两个故乡,一个是现实地理的故乡,另一个是精神上的故乡。对于新一代西藏军人来说,自从穿上军装告别娘亲,自从站上边防远眺家乡,这片亘古的高原,就成了他们精神上的故乡。

在不少人缺乏神圣感的今天,透过这篇稿子,我们看到了信仰的神圣、军人的神圣。(记者 郭丰宽)

至于为何“不顾危险”,参与调查的518名游客中,72%的游客认为“朝鲜半岛发生战争的可能性很小”,53%的人回答“是因为对韩国和朝鲜的关系感到好奇”,许多人都想亲眼看到世界上唯一仅存的分裂国家的现状。此外,在非军事区景点中,被评为最有意思的景点是板门店(35%),其次是军事停战会议室(20%)和第三哨所(18%)。(惠真)

某营是广州军区某机步师“三实”训练抓得比较扎实的单位,仅拿耗弹量这个硬指标来说,这个营就连续两年居全师营级单位之首。

飞行学院的学习包括文化课和体能考核。她的文化课全部优秀,但体能考核却总是靠后,第一次3000米测试,她后半程几乎是走下来的。

最后,更为重要的是,俄罗斯民族具有极强的韧性和抗压性,外部压力愈大愈是抱团御侮。俄罗斯人普遍把目前的困难归因于西方大国的恶意打压,并未归罪于普京政权。普京被西方描绘成“独裁者”,却被俄罗斯多数民众视为民族的“救世主”、国家利益的坚定捍卫者。普京成为俄罗斯民族的骄傲,民意支持率从当选时的64%飙升至去年的80%以上,近74%的俄罗斯人准备下次大选投票给普京。西方欲借俄罗斯经济困难煽动“颜色革命”,但普京政权具有很强的控局能力,应对措施也非常到位。与此同时,反政府亲西方势力的社会基础却越来越薄弱,就连原来持反普京立场的民主派人士,不少也转而站到了普京一边。这哪里能够找到俄罗斯民众酝酿“起义”、普京政权面临垮台的影子?

村田忠禧:我认为日中没有必要围绕这个小岛继续争执,这并非两国最大的事。对于中国来说,台湾问题更重要。对于日本来说,减轻冲绳基地负担更重要。日中都有更重要的问题要处理,如果在这一问题上争执不休,谁渔翁得利?当然是美国,以及日中两国国内期待军备的势力。

瑞士苏黎世大学著名汉学家、谋略学家、孙子研究学者胜雅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把《孙子兵法》当作‘瑞士军刀’,这个比喻很形象。瑞士人喜爱“瑞士军刀”,也喜爱《孙子兵法》。 《孙子兵法》不仅在军事领域,而且在商业等各个领域,全世界都在应用。如果说“瑞士军刀”是万能工具箱得话,那么,《孙子兵法》就是“万能工具书”。

哨所 宗山 观察哨

上一篇: 俄罗斯喀山火车站一列火车疑似有炸弹 人员撤离

下一篇: 战史今日6月21日:中国释放第一批日本战犯

网友评论:

来自南宫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2-01

晴天适合相见,雨天适合思念。回复


来自毕节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2-01

己选择的路就要坚持走下去,路上的艰辛,无需抱怨。回复


来自樟树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2-01

对他人的私事不关心,不介入,允许他人的道德观、生活方式和自己不同,这将消除世上90%以上的烦恼。回复


来自武夷山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2-01

生活中的不如意,非常不值得我们去气馁、去悲伤、去失望。换一种方法,换一种态度,换一种角度看世界。生活中的不幸也许会变成人生最明亮的明灯,呈现在眼前的便是一个精彩纷呈的世界。回复


来自林州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2-01

世界上最幸福的事,就是能找到个喜欢你真实面目的人。不管你是坏脾气,好脾气,丑的,美的,帅的,或者其他什么怪样子,他都会觉得你哪怕放个p都是香的。回复


来自金昌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1-30

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,我的习惯是随便走走,好奇心驱使我去探寻这里的热闹的街巷和冷僻的角落。在这途中,难免暂时地迷路,但心中一定要有把握,自信能记起回住处的路线,否则便会感觉不踏实。我想,人生也是如此。回复


来自三清山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1-30

在我们的心灵深处,爱和孤独其实是同一种感情,它们如影随形,不可分离。愈是在我们感觉孤独之时,我们便愈是怀有强烈的爱之渴望。回复


来自镇江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1-30

明明该浪的年纪却偏偏妄想执一人之手到白头,别再满腔哽咽跟他诉说旧日种种,难道你以为他会感动?回复


来自和龙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1-29

青春是打开就合不上的书,爱情是扔出就收不回的赌注。回复


来自穆棱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1-29

爱情是以微笑开始,以吻生长,以泪结束。你出生的时候,你哭着,周围的人笑着﹔在生命的尽头,你笑着,而周围的人在哭着。你出生的时候,你哭着,周围的人笑着﹔在生命的尽头,你笑着,而周围的人在哭着。回复


中国驻马里维和部队无惧炸弹袭击

努力拼搏不辱使命——走访中国驻马里维和部队营地从中国驻马里维和部队营地往外望去,透过铁丝网,能看到中国军人为加奥市民援建的足球场。那里有一群男孩子正光着脚丫奋力...

2020-12-01
美软硬兼施 “萨德”入韩破坏地区

到7月8日正式决定部署,韩美仅用短短5个月时间就作出了这一事关全球战略体系稳定的重大决策。此举破坏地区战略平衡,危害地区安全稳定,引发国际社会强烈反响,也必将对...

2020-12-01
南空航空兵某团端正训风 凑尖子请

2月中旬,华东某地,随着一架架战机呼啸升空,南空航空兵某团一场阶段性训练考核拉开帷幕。坐在指挥所观战的几名飞行大队长惴惴不安,此前他们精心准备的“应考第一梯队”...

2020-12-01
中航与上海五高校共建航空发动机联

中航工业商发与上海交通大学、复旦大学、同济大学和上海大学4所高校联合成立的航空发动机联合创新中心在沪揭牌。此前,商发与华东理工大学于今年9月签约成立联合创新中心...

2020-12-01
第二炮兵原副司令员钱贵逝世 享年

钱贵是黑龙江省穆棱市人,1946年参加革命,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革命生涯中,他历任副班长、副排长、副连长、连长、营参谋长、团参谋长、营长、副团长、团长,基地副参...

2020-11-30
总部要求全军基建和房地产资源普查

公开、公正,透明、廉明,精审、精准,成为全军基本建设项目和房地产资源普查的关键词。总部日前下发通知,要求各级各单位公示突出问题及整改情况,设立意见箱接收群众举报...

2020-11-30
专家:欧洲看中日之争像小孩打架

欧洲看中日之争像小孩打架近日,中日大使在BBC激辩,一位欧洲朋友来信,说出其内心想法:相比于欧洲,亚洲国家还没有长大,似生活在欧洲的19世纪。中日死掐,就像小孩...

2020-11-29
10万人应聘军队文职人员 报名和

军队首次统一招聘文职人员网上报名工作近日结束,据总政有关部门介绍,共有10万余人报名应聘,报名和录取比例平均为38:1。据介绍,军队文职人员统一招聘考试将按计划...

2020-11-29